唐一哲

行于世间,你我皆为妖怪。

よろしく。

Anna Akhmatova

He loved three things alone:

White peacocks, evensong,

Old maps of America.

He hated children crying,

And raspberry jam with his tea,

And womanish hysteria.

...And he had married me.

失眠三十题

槲九:

感谢你的点文,要是不和心意十分抱歉。(=゚ω゚)ノ
@破阵子 




1.荧幕。


2.被子里的笑声。


3.思想扩散。


4.床头抢劫犯。


5.人影闪动。


6.风吹起窗帘。


7.动也不敢动。


8.半睁眼。


9.目光所不及之处的遐想。


10.枕头低陷。


11.灯亮脚步声。


12.房中无人。


13.调转方向。


14.木板松动。


15.独斟。


16.星光闪烁的角落。


17.不夜城。


18.被冷落的猫。


19.远处的光像太阳一样。


20.楼上的吉他声。


21.滴水的水管。


22.咖啡与电脑相连。


23.蛾子。


24.醉汉的大喊。


25.学生时代的誓言。


26.老歌一首。


27.“可相思有什么用。”


28.翻来覆去的查看相册。


29.不留痕迹。


30.凌晨四点的太阳似晚霞。

【千速】突然想写花吐症这个老梗

www

湿三三w:

ooc慎入


——


初晴的早晨,露水和阳光的味道弥漫在木质的不大的小屋之中,伏在桌案上熟睡的少年却在刚刚睁开眼睛的瞬间闻到了不同于一切的樱花的味道。


“唔……”


埋在细长的刘海之下的双眼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花瓣,还在思考的下一个瞬间由于从口腔中突然而来的疼痛感刺激着微弱的神经,迫使得少年不得不停止思考,冷静地开始收拾屋子。


为什么会突然长出来呢,樱花。


千叶皱了皱眉,眼睛不自觉瞥向了桌上架着的少女的照片,同一时刻嘴腔里的疼痛感忽的强烈起来。


啊,明白了


原来这真的不是玩笑啊。


千叶默默地将嘴里长出的樱花拽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屋里带着露水味道的空气,同时回忆起前不久不破和冈岛唠唠叨叨的话题。


这个,是花吐症吗?


所以才会这样啊,因为做了个关于她的梦吗?


“唔——”


只是普通地想起就会刺激到吗?还真是麻烦啊……


如果是这样,看到也好想到也好,在学校里能避免吗?


千叶微微垂下眼帘,毫无声息地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回了桌上的手机。


先请个假好了,预防万一


 


今天没来,E班最厉害的狙击手没来。


体育课的时候,大家几乎炸开了锅。


各种意义上失去了千叶便意味着失去了最强大的战斗力之一,即使还有速水顶替,可要完成刺杀乌间的任务,这增加的难度还是不容小觑的。


一来有少许好奇,二来也有少许的担心。


今天的杀老师却异常地安定,没有急着说要去亲自探望自己的学生,也没有擦着眼泪说感觉少了什么好寂寞。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微妙得让人有些不安。


速水安静地擦了擦自己的狙击枪,面无表情地将冈岛在旁边叽叽喳喳的黄段子也一并屏蔽了,她的左手微微抬高了些,挡住了正前方那刺眼的光线。


“喂——我说速水酱?”


冈岛没有放弃骚扰的机会,依旧是默默地爬近了和速水之间的距离。


“你有没有觉得千叶不在超级寂寞的?”


速水冷淡地瞥了对方一眼,又将注意力转回了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黑枪。


“我说……你们两个都搭档这么久了你今天有没有那种突然间心跳停止了的感觉?”


他摆出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多少让速水感觉有点好笑。


那把长枪幽幽地转了转角度,对准了冈岛的脑袋,速水轻轻地勾起嘴角,不以为然地回答了对方。


“千叶不会有事的”


“yoooooooooooo~” 


“倒是你啊冈岛,这样子很烦人哦?”


她动了动手指,红色的染料在冈岛的脑袋上炸了开来。


“啊啊啊啊啊颜料进到眼睛里了!”


速水抛下嗷嗷大叫的冈岛,冷冽的眼神又一次穿过了丛林,回到了小溪旁边的乌间老师身上。


今天的阳光这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她抬手捂住那感到了少许不安的胸口,默默感受着那急促的跳动声,心里默默地这般祈祷着。


 


“唔——”


千叶有些狼狈地又一次拽下来口腔中长出的花朵,种类似乎渐渐变多了,他皱了皱眉,并未理会落了一地的花瓣,双眼透过刘海仔仔细细地斟酌着网络上的一字一句。


“这下……麻烦了啊……”


三个月的时间,要怎么躲?


不如说,三个月的时间,要怎么样让自己活下来?


他咬了咬舌头,让恍恍惚惚的意识清醒了许多,冷静地分析之后,千叶还是决定去试一试,虽然没什么把握……


没过多久,他收拾干净,拿起床底下的黑色长背包,从敞开的窗口一跃而出。


总之,先去学校,问问老师好了


 


“呐?凛香酱?”


“嗯?”


速水晃了晃脑袋,勉强把耷拉下去的眼皮睁大,视线转回到黑板之上。


“这边这边——”


“啊……抱歉……”


“真是的,今天的凛香酱精神超级不集中的喔?”


矢田像是有些不满地抬起手去敲了敲对方的脑袋,嘴角的微笑也显得不如以往一样灿烂。


“是因为千叶君?”


“……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嘛,因为你们两个天天都黏在一起啊……老实说大家都以为会有点进展啊……难道私底下已经进展了吗!?”


“想的太多了,矢田”


速水默默地叹了口气,从抽屉中抽出黑色的手枪,一边旋转着一边朝窗户外边的章鱼脑袋来了一发。


“我和千叶只是搭档而已”


“就算这么说……真要选择的话,你会不会让千叶君当男朋友呢~~”


矢田用着轻快的语气依旧不屈不挠地质问着速水,面前的面瘫少女却只是微微偏了下脑袋,面色发红,给出的答复却在意料之外。


“不可能的啦”


“诶?为什么?!”


“因为……我们太像了”


一样的沉默寡言,一样的工作干练,一样面无表情,不会维持话题,正是因为太过相似,才让速水不自觉地敏感着,警惕着,不管喜欢与否,如果真是,千叶只是将这层关系当作搭档的话,自己也得配合才行。


“这样啊——”


矢田有些失望地撑起背包,向对方歪了歪脑袋,速水猛然意识到什么,轻轻地点了点头,挪开桌椅朝着后门离开。


“诶?”


“怎么了……啊……”


拉开门的一瞬间却撞上了意料之外的人。


“千……千叶君下午好~”


意识到氛围不对的矢田果断地打了招呼,露出了少许担心的表情,右手却默默拽了下身后的速水。


“……下午好”


垂着刘海的少年在黄昏的微光下显得异常地消瘦,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从口袋中抽出,安静地在手机上敲下几个字,递到了矢田和速水的面前。


-杀老师在吗?-


“找老师吗?刚刚好像看到了,似乎是逃到了操场那一边?话说比起这个啊千叶君今天是身体不舒服吗?”


千叶的身子微微僵了僵,不自然地点了点头,速水这才猛然注意到连那只拿着手机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然而当事人却依旧沉默地收回了手机,朝两个人摆了摆手,就是飞快地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千叶君……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不要紧吗?”


“……千叶,不会有事的”


速水有些无力地塌下了肩膀,眼里的波澜不安地晃了几许。


刚才,都听到了吗?


 


“唔——”


双手无力地捂住嘴巴,干涩的花在嗓子中堆积,粗鲁地蹭过口腔,落得满地都是。苦涩的味道在喉腔之间蔓延,飘落而出的花瓣却令抽痛的神经愈发疼得厉害。


千叶愣愣地看着自己手掌间零落的碎花,身前有些刺眼的阳光却被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给挡住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千叶君。”


“……杀老师,有什么解释吗?”


恢复了冷静的少年轻轻抬起头,一言不发地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说实在的老师也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


巨大的黄色章鱼有些懊恼地用触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老师昨天看见奥田同学配的药剂,觉得好玩就私心改了下配方,结果没想到反而是打碎时被路过的千叶同学闻到了啊……”


“因为我是值日生……”


杀老师一边嘟囔着“明明当时还确定了周围没有人的”一边却用触手卷起了掉落的花瓣。


“倒也不是那么困难的问题嘛……为师只是觉得如果能找到对方去帮个忙的话应该会很快解决的。”


“老师倒是说的轻松……”


千叶蹲下身子,认真地看着地上飘落的花瓣,隔着细长的刘海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杀老师却愣了愣,抬起触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


“嘛……为师会负责到底的,所以说……千叶同学是喜欢谁呢……为师倒是觉得你和速水同学很配呢……诶诶诶诶诶——”


他像是有些惊奇地卷起触手去拾起从千叶嘴边绽开的粉红色的花瓣,一瞬间惊慌起来。


“只只只只是听到就会这样吗原来有这么严重吗!?”


“想到的话或者是见到的话都会这样,所以说很疼……”


疼的让人无法清醒地去思考事情。


“呜啊啊啊!老师!老师我会负责到底的一定会帮你把速水同学追到手的啦!”


“…………”


他有些无助地捧着从手里飘落下来的花瓣,似乎是在看到那沾在花瓣上的血丝后被不久前的记忆刺激到了一般,露出了十足悲伤的表情,从杀老师的角度来看,就像是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


“不……不试试的话怎么可能嘛!?”


“不用……了……”


“可可可……这可是攸关性命啊……要……”


“咳——咳咳咳”


嗓子里苦涩的花片的味道混着少许的血腥味干涸得让人反胃,千叶偏了偏脑袋,对巨大的章鱼老师的话不以为然。


“老师,你不应该去为难自己的学生。”


他皱了皱眉,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显得愈发不堪一击。


“没……没事吗?”


“没事——”


“唔啊啊啊为师觉得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啊啊到底应该怎么办啊啊……”


任由失落的老师在旁一股劲地念念叨叨,千叶倒是失去了兴趣一般立起身子,朝着教室走去。


“千……千叶同学?”


“苦恼是不现实的,老师。”


既然如此,不如考虑一下用其他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这个的话,没有其他治疗方法?”


“诶?”


“……”


速水凛香倚靠在后门的一侧,斜着眼冷冷地盯着某只巨大的黄色章鱼


“如果让千叶有了什么危险,作为老师来说你可是已经死掉了。”


“唔啊啊啊所以请拜托帮帮忙啦速水同学!”


速水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地上捻起几片桃红色的花瓣,又将目光转回了千叶身上。


面前这个总是被刘海遮住双眼的少年却心虚地别开了脑袋。


“不合格——”


“?”


“作为搭档来说,你不合格,千叶”


她猛地向前迈出几步一把拽住了对方的领带,拉至身前,暗绿色的双眸穿过缕缕丝发直直望进千叶的眼中。


“千叶,我的眼睛里有什么?”


“啊……”


被对方的魄力压制之下,千叶下意识地张开嘴,从嘴里飘落而出的樱花却被速水飞快地咬住。


“这样,我们才是搭档。”


她一边微笑着,却从唇间飘落出鲜红色的玫瑰。


“抱歉,被你发现了”


“……不,我才是”


少女微微一笑,探过身去,轻柔地覆上了对方的嘴唇。


喜欢你的心意瞒了你这么久,还真是对不起。


一直在说搭档搭档什么的,其实是很清楚的,自己应该是,喜欢着的吧。


正因为是搭档,所以一直在他的身边注视着他,一起玩闹,一起暗杀,一起去狙击游戏场刷记录。那双总是藏在刘海之下的眼睛偶尔也会被速水不小心地偷看到,在提醒潮田时认真的眼神,在图书馆安静地看着建筑书时闪闪发亮的双眼,抱起误入后山的小狗时温柔的注视。


还有……


下雨天里远远看着自己家的方向时,那对弥漫着悲伤的低沉的瞳孔,让速水不自觉地想要靠近对方。


她一直在他的身边,注视着这一切,因为知道了他,所以才喜欢着他。


那千叶呢?


喜欢的,当然是喜欢的。


总是默默工作的少女,会在舞蹈室里晃着白净的双腿的少女,会在擦枪时露出温柔的微笑的少女。


还有那次,在他独自一人留在雨水中遥望着自家时给他打伞的速水凛香


“千叶君,没带伞吗?”


“……嗯”


“那么,要一起回去吗?”


扎着低垂的发丝,暗绿色的瞳孔里带有晃悠悠的令人心动的美,她微微翘起的嘴角,随风飞舞的短发,每一个地方都让千叶心动不已。


从柔软的双唇边分离开来,面色通红的少女微微退开了点距离,别扭地甩开了头。


“只……只有这一次!”


“~~~~~~~”


用双手捂住整张通红的脸的少年却根本没能听清少女的话语,他只是一个劲地垂着头默不作声。


“……千叶”


少女愣了愣,不自觉地轻笑起来,她抬手拉住对方埋在脸前的双手,羞涩地拽紧了些许。


真可爱呢……


“咿呀——真是可爱的孩子们!”


啊……糟糕了


忘记了杀老师的存在。


“放心为师是不会说出……啊啊啊不要这么凶嘛速水同学我是觉得你们两个太投入了为师不好意思打断嘛!”


“闭嘴——”


这场意外的闹剧就在黄昏之下悄然结束了,唯有落得满地的樱花与玫瑰残留的香气使得青春的记忆愈发地明媚和深刻。


“那个,速水?”


“嗯?”


“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美术馆?”


“……和千叶一起的话,可以。”


——后


骗个日更,纯粹自我满足的产物


其实是以前用来写过的东西


先这样吧

为单雯小姐姐疯狂打call ! 😆😆😆

巾生回眸_施夏明和他的戏迷朋友们:

『姐姐,你既淹通诗书,何不作诗一首,以赏此柳枝乎』
2017.08.22 摄于 南博老茶馆
施夏明 饰 柳梦梅
单雯 饰 杜丽娘

【杂谈】如何应对死不悔改的抄袭者及其NC粉?

黄油:

※本文开放站内转载 转去微博/空间/票圈 注明作者即可 无需询问 我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反抄袭的行列!


最近反抄袭的风刮得正凶,似乎在每个社交平台上都能看见大家对于唐七、流潋紫等时间的种种议论与争执。


今天呢,我来聊聊两个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抄袭者能那!么!不要脸?!”





郭敬明曾经是抄袭教主,抄完《圈里圈外》抄Fate,满世界各种抄,缴了罚款继续抄……直到现在,这名声也没完全洗白。


而唐七更是让人大开眼界,抹黑原作者大风啊,蹭地震热度啊,无耻程度一时之间都把郭教主盖了下去。


流潋紫当年被赶出晋江后还能厚着脸皮表示“虽然调色盘说我抄了二十多部作品但我坚持认为40W字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自己原创的哦”


种种丑态,让人目瞪口呆。


我看见微博、朋友圈中有不少人表示


“天哪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证据如此确凿,他们是瞎了吗?居然还抵死不认错?”


别想了,他们没瞎,但他们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在发出那篇抵制ssss的文章之后,我收到了一些私信评论的质疑。它们基本围绕以下几点展开(我稍微进行了一下归纳总结。原私信看起来大都没什么逻辑,不像是出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之手,no offence):



“三生三世写得比大风刮过的书好看多了!不然为什么它更有名?!”


“为什么电影一上映就有这么多人来黑?电视剧的时候怎么没有?这都是剧版的阴谋!”


“谁说这是抄袭的了?唐七自己都说了不是抄袭!”


“如果真的是抄袭,为什么大风刮过不去告?是不敢吧!”





我并没有回复他们。因为上面这些话,每一句,都有众多反抄袭义士们进行了字字珠玑的反驳,在网络上随便一搜就能收个满怀,看不到的不是真瞎就是装瞎,没办法的。


说出这种话的人呢,就是所谓的NC粉。何谓NC?脑细胞残障者是也。


然而大家生下来的时候全都是一群同样可爱的孩子,怎么有些人会长着长着就脑细胞残障了呢?


这当然是外界因素刺激的结果。这个因素就是对抄袭者、抄袭作的“爱”,乃至“崇拜”。


这不是一般的爱,不是“恩这部小说文笔优美情节流畅构架宏大我喜欢”的那种爱,是一种被“神化”了的爱


在这群可怜的残障人士的心目中,抄袭者是被黑势力欺压的女神,而他们则是阔步东征要去赴圣战的十字军。凡是和他们意见相左的,统统会被斥为是黑势力丢来动摇军心的邪物,不足取信。


“十字军”绝不会被动摇,因为他们的女神正在后方高举着双臂呼喊“上吧勇士们,为我而战!”这是比福音书更灵的天籁,他们又怎么会被所谓“证据”动摇呢?


那如果这个时候“女神”突然跪倒在地双手捂脸说:“诶呀勇士们,其实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才是魔王。不过你们还是愿意为我而战的对不对?”


你猜那些以正义自诩的“十字军”们还会有几个人留下来?


——拜托,我为你抛头颅洒热血腌臜事做了那么多,结果你自己突然投降了,玩儿我呢?粉转黑粉转黑。


能当大魔王的人都只是坏,而并不蠢。大兵压境的关头,他们怎么会做这种自乱阵脚的事情呢?


所以道歉这种事,不存在的。


这一做法由郭敬明教主起头(法院判了就赔钱,但是在任何场合都绝对不承认抄袭绝对不道歉),由流潋紫贯彻(“虽然我都被网站官方惩罚了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写手”),再由唐七发扬光大(呵,唐七、于正等人干过的那些事儿,我都不忍心打出来,脏了我的手,污了大家的眼睛)。


哦呵呵呵,要不要为你们鼓掌掌?







“跟NC粉讲不通道理怎么办?”





讲不通就别讲了,没用的。


以目前的医疗手段,脑细胞残障无法被根治,只能寄希望于患者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自行康复。


想要通过讲理治好脑细胞残障,就好比想要通过狂灌板蓝根治好白血病,那都是无用功呀。


所以呢,有跟NC粉讲道理的时间,不如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大家应该能发现这样的现象:很多话题在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随便点开一个社媒都是满屏的激烈议论。可当屏幕一关,大家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好像身边人都不怎么关心它,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也大有人在。


最近的抄袭风波也是如此。整件事看上去是一锅沸水满地在泼,可不论是反抄袭斗士还是抄袭者NC粉,都只是总人口数中的绝对少数,加在一起都没有路人的零头多。


所以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不妨赶紧把目标转向更宽广的群体咯。


板蓝根虽然治不了白血病,治个头疼脑热还是蛮管用的。


摆证据讲道理虽然说服不了NC粉,但努努力也可以换来不少吃瓜群众的“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我不看了”


众位反抄袭斗士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调色盘、写出来的文章、剪出来的视频,其实都不是给NC粉们看的,而是希望能让更多路人明白真相。毕竟那些不关心二次元撕X事件的阿姨们才是《楚乔传》《甄嬛传》的收视贡献主力军。


我们要做的,我们在做的,就是想办法告诉路人们:


“抄袭是不对的”“抄袭作品应该被抵制”


“看着得意洋洋的抄袭者,惨遭倒打一耙的被抄袭者,您心里不难过吗?如果再不行动起来,他们现在受的委屈也可能会降临在您和您爱的人身上!”


……


至于NC粉?不好意思,咱没那个精力跟你纠缠。我宁愿看新东方的广告单都懒得搭理你。


祝你们脑细胞残障痊愈后(但愿真有那么一天吧),回首这段黑历史,不会尬到想剜眼珠子哈哈哈